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新概念作文 三重门 何建明 尹建莉 活着 周国平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人民日报:莫让网络文学被资本绑架

作者:钱一彬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6日  来源:人民日报  
  

网络文学行业的发展不排斥商业逻辑,但并不意味就要屈从盲从。那些披着商业运营外衣,唯点击率至上,将“流水作业”代替原创,夹杂色情、暴力、媚俗等“精神鸦片”的行为,只能是自我陶醉的泡沫,泡沫消散,未来将难以为继

  

上周,阅文集团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首登资本市场的“网络文学第一股”,引发资本市场和文化传媒领域强烈关注。资本热捧网络文学,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国内网络文学行业发展的强劲势头。从几大在线阅读平台齐头并进到付费阅读日渐风靡,从向影视游戏产业链延伸到借网出海收获点赞……网络文学的发展令人眼前一亮。

  

如今的网络文学已不再是最初仅限于网络写手的自娱自乐,而是已逐渐形成固定庞大的读者群体以及完整闭环的商业模式。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3.53亿,占网民总体的46.9%,其中手机网络文学用户规模已达到3.27亿。然而,“最好的时代”并不能简单凭借“量”的概念判定,网络文学只有始终保有对“质”的坚持,才能令其继续叫好又叫座。

  

事实上,近年来不少已被改编成热播剧的网络作品屡屡被曝涉嫌抄袭,有的被指涉嫌抄袭超过200部作品,有的则被原作者指出“连错别字也一起抄”,今天一个网络文学作者打磨许久、冥思苦想而得的妙笔设计,明天就可以被一百个“剪刀手”“搬运工”掐头去尾、改头换面。更有甚者,借助所谓“写作神器”的素材积累和自动生成功能,一天内便能“生产”8000至10000字的“复制品”。这种工厂式的生产,看似摊大了行业体量,实则稀释了真正优质的作品。

  

此外,一部分网络文学作品开始为了追求点击量和阅读数,放松甚至放弃应有的自我要求。当那些低质媚俗的题材、充斥暴力的情节、猎奇出位的语言成为一些网络文学创作者的“讨巧捷径”,在快阅读、浅阅读趋势下往往令有站位、有底蕴的作品被埋没甚至乏人问津。

  

网络文学的兴起很大程度源自对读者群体多样化阅读需求的捕捉和满足。但是,敏锐捕捉并不代表一味迎合,对创作者而言,既不能落入“写书人抄不算抄”的自我欺骗,也不能被点击量、更新频率甚至作品字数等牵着鼻子走。网络文学行业的发展不排斥商业逻辑,但并不意味就要屈从盲从。那些披着商业运营外衣,唯点击率至上,将“流水作业”代替原创,夹杂色情、暴力、媚俗等“精神鸦片”的行为,只能是自我陶醉的泡沫,泡沫消散,未来将难以为继。

  

事实上,网络文学目前急需构建一种成形的社会逻辑。内容扎实、笔触精致,关注时代精神和社会现实,关怀人的生命和心灵,好的作品各有其出彩之处,但没有一种出彩是以抛弃文学作品应有的正向社会意义得来的。

  

今年6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印发《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通过客观指标和量化标准对网络文学进行社会效益考核。有了指挥棒,还需自念紧箍咒。对于网络文学创作者而言,理应在行业飞速发展大潮中少一些浮躁逐利、多一些伏案定力,转变唯点击量、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的观念,回归对所处时代和生活本身的关注。唯有如此,网络文学才能在量的高原上继续打造质的高峰,让更多作品走进人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