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活着 周国平 三重门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杨义堂:原汁原味的中国故事接着讲

作者:杨义堂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9日  来源:作家在线  

长篇历史小说《北游记:苏禄王传》出版了,去年10月菲律宾总统来华访问期间,习近平主席和杜特尔特相约,2017年两国共同举办纪念苏禄王来华600年纪念活动。如今,山东省和德州市有关方面已经这部书的出版发行列入中菲两国纪念苏禄王来华纪念活动的一部分,有关活动正在积极筹备当中。

这是我的第四部长篇文学作品,经过一个个漫漫长夜的艰苦写作,我再一次以长篇历史小说的形式,向中国历史、向历史上的民族英雄们、向中国民族文学传统致以崇高的敬意!

我在鲁西南梁山和郓城交界处一个叫普屯的乡村长大。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和一个被下放到村里的右派家的孩子是同学,他家里有很多的书,特别是好看的小人书,每天放学后都要跟着去他家里去看书,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历史故事印在了我的脑海里。那时候文化活动少,晚上如果有说书的瞎子来村里,就是小村的节日,我记得那个瞎子姓孙,都喊他孙瞎子,他拉着一个木板车,带着一个女人和几个孩子,车上的破烂被子,就是他们一家的家当。他们来到后,住在村外的一间大车棚里,村民们都来给他们送饭送汤。夜里,孙瞎子就坐在乡场上,拨动琴弦开始说书,说《杨家将》《三侠五义》,那苍凉的声音穿透夜空,传得很远很远。后来,邻居家买了一台收音机,播放唱片评书《岳飞传》,每天中午放了学,我就和小伙伴们飞也似地跑回家,扔下书包,就去邻居家听评书,那种对英雄的牵挂,时时萦绕在心里。

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我在山东济宁市政府工作,由于工作的需要,我曾经多年组织孔子文化节和祭孔活动,对曲阜孔府有了深入的了解,受一部电视剧《大宅门》的影响,我找人来写电视剧《大孔府》,其中有许多编剧界的大咖,但是,他们都说孔府的底蕴太厚,写不了。我就下决心自己来写,我写出了一部反映天下第一家和末代衍圣公生活的电视剧本《大孔府》,但是却没有人拍,我就改成长篇历史小说,出版之后一下子反响很大,每年都要加印,还获得了日本孔子文学奖,被誉为“当代的红楼梦”,山东影视集团等机构已经确定要拍成电视剧。后来,我在从事大运河申遗工作的过程中,又写了第二部长篇历史小说《大运河》,获得了山东省文艺精品工程奖。在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我的第三部作品长篇文学作品《抗战救护队》也出版了,写的是红十字救护总队总队长林可胜带领4000多名中外医护人员在全国九大战区浴血抗战的故事,中国人只知道白求恩,不知道这些比白求恩更加伟大而又壮烈的救护英雄们,《抗战救护队》谱写了一段真实而又伟大的抗战救护史诗,选入了《2015中国报告文学年选》,被中国作协副主席何建明赞誉为“2015年中国最好的抗战文学作品”。

再次回到文学,我已经人到中年。生活的阅历使我能够驾驭长篇传记文学这种体裁,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儒家思想和家国情怀是我最为看重的,也是我写作的一个基本思想。因此,我对题材的把握十分苛刻,只有能够承载国家和民族深刻文化内涵的题材,才能够深深地打动我,才能使我投入洪荒之力,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更加苍劲的笔墨,塑造一个个有血有肉、灵魂丰满的人物,演绎一段段经久不衰、流芳百世的故事,以期感动更多的人。

苏禄东王带领苏禄三王和大型使团来大明朝贡、不幸病殁在德州的故事确实感动了我,但是,关于他们怎么来到大明的,历史记载却又语焉不详,只有“梯山航海”“鳞次阙下”等简单的几句,查阅菲律宾的历史,清朝之后的苏禄国被西班牙占领,古苏禄国历史被侵略者抹杀,更是没有记载,这给我的写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沿着他们当年的航线,我全面研究了菲律宾、文莱、新加坡、柬埔寨、越南等东亚各国的历史和民俗文化,研究中国航海史,研究中国大运河以及沿线重要城市的历史文化,由此来建构一个个故事,我无法保证每一个故事的真实性,但是,我争取做到每一个涉及到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都符合当时的历史情况,也就是还原那个时代应有的情景,我是把这部书当作历史来写的,力求不要误读历史。比如,我在故事中所描写的渤泥、安南、真腊等一个个国家当时的情景,甚至国王的名字、官员的称谓都是于史有据的。我在书中写了陪着苏禄王来中国的太监用水浮司南确定方位、利用前后帆调整前进方向、夜晚利用过洋牵星术确定经纬度等一系列先进的航海技术,就是郑和与当时的中国航海家们确实使用过的,可以说,我凭着研究复原了明朝伟大的航海技术。

我之前在写作《大运河》时曾经仔细研究过大运河的历史,苏禄王一行沿着中国大运河来到北京的这一段行程,我还是比较熟悉的,我也亲自到沿线每一个城市实地考察过,我沿着苏禄王经过千辛万苦的海上之路写到大明王朝的时候,感到是那样的亲切,就像回到了我六百年前的故国。

我的这部《北游记:苏禄王传》依然还是中国文学的传统叙事风格,就是从《左传》、《史记》、宋元话本再到四大名著等一脉相承的文化血脉,即:情节跌宕起伏,人物性格鲜明,语言凝练贴切,对话符合人物身份。这种风格是和现当代主流作家不同的,和那位将中国历史解读为“吃人”二字的鲁迅先生,和以传承西方魔幻现实主义而获得诺贝尔奖的莫言先生根本不是一条道上的车。“说书唱戏劝人方”,不骂祖宗,不亮家丑,斯文在兹,以文化人,这才是中国故事的传统与风骨,是中国文学传统的回归。我读大学中文系的时候,正是西方文学流派盛行的时候,那个时期的作家我都耳熟能详,也曾经沉醉其中。但是,今天当我开始长篇小说创作的时候,我记忆中最清晰的还是少年时代看小人书的废寝忘食,还是在冬夜乡场上听瞎子说书的情景,一村的男女老少都如痴如醉,故事结束后人们久久不愿离去。我真的就愿意做那样的说书人,将那原滋原味的中国故事接着往下说,说出一段又一段凝结着炽热家国情怀的新天下故事。

在这部书中,除了主人公东王巴都葛巴哈剌之外,三位可爱的苏禄王子也占到了很大的篇幅,他们跟着父王和张谦一路走来,爱上了中国的唐诗、武术、中医等文化,演绎了许多有趣的故事,我也希望今天的青少年,都能够有机会读到这个故事,能够从这里了解和热爱我们的故国文明。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说:“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从来都是文艺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是最动人的篇章。我们要高扬爱国主义主旋律,用生动的文学语言和光彩夺目的艺术形象,装点祖国的秀美河山,描绘中华民族的卓越风华,激发每一个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荣誉感。对中华民族的英雄,要心怀崇敬,浓墨重彩记录英雄、塑造英雄,让英雄在文艺作品中得到传扬,引导人民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绝不做亵渎祖先、亵渎经典、亵渎英雄的事情。”习总书记的讲话让我怦然心动并久久回味,这正是我正在走,而且要继续走下去的创作之路。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